把生命献给心爱的事业 追忆青岛早报体育记者马

把生命献给心爱的事业 追忆青岛早报体育记者马

时间:2020-03-09 03:32 作者:admin 点击:
阅读模式 把生命献给心爱的事业 追忆青岛早报体育记者马洪文

闪电新闻

发布时间:17-11-07 13:03 山东广播电视台闪电新闻客户端官方帐号

编者按:一名优秀新闻工作者的标准是什么?习近平总书记在会见中国记协第九届理事会全体代表和中国新闻奖、长江韬奋奖获奖者代表时提出了四点希望:一是坚持正确政治方向,做政治坚定的新闻工作者;二是坚持正确舆论导向,做引领时代的新闻工作者;三是坚持正确新闻志向,做业务精湛的新闻工作者;四是坚持正确工作取向,做作风优良的新闻工作者。一句话,就是要做党和人民信赖的新闻工作者。马洪文正是用他自己朴实的一生实践着一名优秀新闻记者的价值追求。

2016年7月23日,原《青岛早报》体育部主任马洪文突发心梗,于凌晨4:04抢救无效,年仅46岁与世长辞。马洪文是青岛第一批体育媒体人,在体育媒体圈很有声誉。

2016年7月25日,青岛市殡仪馆,马洪文遗体告别仪式,在这里举行,上千人从四面八方赶来。

北京奥运会射箭冠军张娟娟来了,乒乓球大满贯得主张继科的父母来了,广州亚运会软式网球冠军赵蕾来了……他们轻拭泪水,深情鞠躬。

青岛鲲鹏足球俱乐部投资人陈鲲在珠峰大本营得到马洪文病逝的消息,当即决定放弃登顶,辗转一天一夜赶了回来,只为再看他最后一眼。

30位捷报联盟的体育记者从全国各地赶来,他们悲痛难抑,——从马洪文去世到举办追悼会的短短两天里,全国数十家新闻媒体,刊发了上百篇追忆他的文章。

中国体育记者协会、省体育记者协会送来花圈挽联,青岛市体育记者协会、青岛帆船运动管理中心、青岛国际象棋协会等众多机构和组织派员参加。

送别队伍中,还有数百名马洪文的领导和同事,以及素不相识的读者。

挥手自兹去,萧萧班马鸣……

马洪文生前照片

体育新闻是他的毕生追求

虽然只是高中学历,马洪文凭着自己对新闻事业的热爱和执着追求,实现了从一名印刷工人到“大腕”记者和资深体育部主任的转换。他常说:“当体育记者,是我这辈子最大的梦想,也是最大的福气。”

1970年,马洪文出生在青岛一个普通的工人家庭。他从小喜欢体育,经常捧着收音机给大家“转播”体育赛事。1990年,他在青岛外贸彩印厂当了一名印刷工人,开始尝试写体育评论,并时常见诸报端。时隔30年,青岛日报资深体育记者刘长周仍对此记忆犹新,“那时,洪文是青岛球迷协会的铁杆球迷,他写的球评视角犀利,激情澎湃。”

年轻的马洪文一有机会就到报社义务帮忙,最后干脆辞职全身心地在报社当实习生,马洪文一步步向着“体育记者”这个人生梦想迈进。“洪文是高中生,当时的情况下,到报社工作的可能性很小。但他执着于新闻理想,在没有报酬、没有名分的情况下,坚持帮忙两年多。” 刘长周回忆说。

1999年,青岛早报的前身——青岛生活导报创建体育部,马洪文被招入其中。从此,他在体育报道上的才华有了更大的施展舞台。

让青岛早报体育部同事王盛最佩服的是马洪文钻研业务时“钉钉子”的劲头。从球迷开始,马洪文就有意识地从各类媒体上收集体育资料,记在一个本子上。在没有互联网的年代,马洪文的“资料本”成为他最贵重的宝贝,在诸多重要报道中立下大功。王盛回忆说,“这两年,有时也劝他,年纪大了,你别没日没夜地拼命了!他对我说,‘不是拼命,我是真的喜欢!’”

视野开阔,长于谋划,遇到新闻事件,挖得透、写得深,这些都成为马洪文新闻报道鲜明的特点。在20年的体育报道生涯中,马洪文留下了《青岛足球,春天里的忧思》、《早报记者与布拉特戏剧性接触》、《曲波赴英超试训系列报道》等数不清的精彩报道。因为在工作上的突出表现,他被山东省委宣传部记三等功一次,被青岛市委、市政府记三等功两次。

2006年,马洪文成为青岛早报体育部主任,他开始用更高的视野审视行业、谋划工作。2007年,他联合南方都市报、成都商报、腾讯网等国内知名的都市报和网站,共同发起成立“捷报联盟”。初衷是在奥运会等大型体育赛事的采访报道时,弥补单个地方媒体的力量不足,实现各家媒体的“共享共赢”,将最全面、最精彩的报道奉献给读者。此后,热心的马洪文一直为邀请吸纳全国各地媒体参与以及建章立制忙碌着,“捷报联盟”也逐渐成为大型体育赛事的精锐报道力量。

2016年,马洪文作为青岛早报唯一的里约奥运会注册记者,被推选担任全国14城市都市报体育报道联盟——“捷报联盟”奥运报道团的前方总指挥。时任腾讯体育总监许绍连评价说,“老马是联盟的发起人之一,也是联盟的灵魂。这次他出任里约奥运会总指挥,是众望所归。”

讲好奥运会的“中国故事”

奥运会是运动员的竞技场,也是体育新闻记者的竞赛场。在奥运会这个国际舞台上,马洪文讲述了一个个精彩的“中国故事”,传播着中国体育人的声音和立场。

马洪文生前在北京奥运会采访现场

2008年8月14日,北京奥运会女子射箭个人赛决赛,青岛姑娘张娟娟为中国夺得迄今为止唯一一枚奥运射箭金牌。马洪文成为青岛唯一、国内少数几位在现场见证张娟娟夺冠的记者。

张娟娟说:“夺冠后,我特别想在第一时间找到胖哥,给他一个拥抱,他是我夺金的福将。在北京备战时,胖哥几乎每天来训练场和我拉家常,比赛前的紧张情绪自然得到释放。”

射箭个人赛和女子50米步枪决赛时间重叠,中国枪手杜丽夺金呼声很高,记者们大多奔射击现场了。马洪文则对张娟娟说:“我肯定来看你的比赛,亲眼见证你夺冠!”

马洪文心很细,他专门查了张娟娟比赛时间段的天气预报,并提醒张娟娟,个人决赛很可能是雨战,建议她加强这方面的训练。决赛当天,还真下起雨来,最终,张娟娟以1环险胜韩国选手。

张娟娟终止了韩国选手在该项目上的六连霸。韩国媒体一片哗然,纷纷发表文章,认为韩国选手的失利是因为受到场外因素的干扰,张娟娟赢在主场优势和运气。

在现场见证了张娟娟夺冠的马洪文,决定让事实说话。北京奥运会一结束,他立即带着报道团队,逐一寻访散落在全国各地的老一辈青岛射箭人,一点一滴地收集梳理射箭史料。

“青岛射箭的前世今生”系列报道随后在青岛早报刊出。这组报道用详实的史料,有力回击了国外媒体对张娟娟夺金的置疑,为青岛射箭正名,为中国射箭正名。时任韩国驻青岛总领事金善兴看完报道后信服地说:“我终于明白,你们为什么能打败我们的梦之队了。”

马洪文有很深的奥运情结。里约奥运之前,马洪文已经采访过雅典、北京、伦敦夏奥会和温哥华、索契冬奥会。里约奥运会的记者席上,却再也无法看到那张熟悉的笑脸。2016年7月23日,马洪文因心肌梗塞抢救无效去世,年仅46岁。

“为了奥运,为了不让我担心,对他自己的病情,老马一直瞒着我。”整理马洪文遗物时,妻子柯霞第一次看到丈夫去世前3天在青岛阜外医院检查的病历,上面写着:心血管下壁梗塞,可能前壁梗塞,侧壁异常……

青岛阜外心脑血管病医院内科副主任张涛拿到检查结果后,建议马洪文立即住院治疗,马洪文却说:“我是里约奥运会早报唯一的注册记者,又是‘捷报联盟’的前线总指挥,奥运报道离不了我。等奥运采访回来,一定马上住院……”

张涛拗不过马洪文,给他开了一大包治疗和应急的常用药。没想到,此次分手,竟是永别。

2016年11月22日,青岛市委宣传部、市记协追授马洪文为“青岛市优秀新闻工作者称号”,并在全市新闻战线开展向马洪文学习的活动。今年1月,马洪文被评为“感动青岛十佳人物”。

马洪文是新时期优秀共产党员的杰出代表,他用壮丽的人生践行入党誓言。他活着是一面旗帜,倒下是一座丰碑!